第六章
作者:毒。      更新:2017-06-23 09:03      字数:1364
    一年后的墓陵园里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打扫着坟墓,司吟走过去说:“老爷爷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笑点点头,把扫帚递给司吟,司吟拿起就开始打扫。

    老人开口说:“这一年里,贵妃娘娘一直在这打扫皇上的墓地,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司吟擦擦脸上的汗说:“不辛苦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老人叹叹气说:“可是贵妃娘娘却没有必要这样做吧,既然恨又何必这样做呢?”

    司吟停住手中的动作,低着头说:“有些事情,又岂能说得清,既来之则安之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听完,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司吟说:“这封信是皇上死之前托付与老朽的,说是等皇上下葬后再交给贵妃娘娘,可是老朽记性不好,总是忘记,今天终于记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吟呆呆的看着那封信,迟迟不肯伸手去拿,老人看了,塞给了司吟就走了,走的时候说:“恩恩怨怨何时了,问世间情为何物,善哉善哉善哉……”

    司吟放下扫帚,握着那封信,许久才打开,看样子的确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白邪在信中这样说道:吟儿,我不知道你是否能看到这封信,但不管怎么样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也许已经厚葬了吧。

    当年我消失了五年,是因为大战胜利后,我受了很重的伤,幸得西域公主相救,照顾了我五年才得以痊愈归来,因被迫两帮友谊,只好娶西域公主为太子妃。

    可我从未忘记过与你的誓言,可我违背了曾经许诺于你的誓言,娶了别人为太子妃,我知道你很痛苦欲绝,我又何尝不是呢?只可惜为了护你安全,我只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我不求能得到你的原谅,只希望你可以过的好,在我看见你跳入海中的那一刻,我的心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而一年后我再次遇见了你,我开始只是猜测,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,回来报复我,但我也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当我发现你在每天给我的补汤里放入了慢性毒药的时候,我已经完全肯定你就是我的吟儿了。

    尽管你这三年来对我虚情假意,但我真的特别高兴,能跟你在一起,我就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我送你的铃铛,你可还记得吗?只要铃声响起,我就可以找到你,可如今,我再也不能去找你了。

    希望你看到后,可以出宫好好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,找个好人家嫁了吧,这是我未了的心愿。

    绝笔:白邪

    司吟看完后,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,她疯狂的跑到白邪坟前跪了下来,大声的抽泣。

    司吟看着自己脚踝的铃铛,笑笑说:“邪哥哥……吟儿知道错了……你回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司吟用手抚摸着墓碑,苦笑说:“邪哥哥……你说过的,只要铃声还在,不管吟儿走到哪里你都会找到我的,你忘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司吟依靠在白邪墓碑旁嘀咕了许久,把自己腿上的铃铛解下来放到墓碑上,便起身离开了,过了一会,司吟回到了墓地。

    司吟穿着红红的嫁衣,格外的刺眼,司吟看着墓碑上白邪这两个字,露出幸福的笑容说:“邪哥哥……吟儿马上就可以来陪你了,我们在冥界完婚可好?”

    司吟刚说完,从头上拔下珠钗,刺进心脏,大红的嫁衣遮掩了鲜血,司吟倒在墓碑旁,幸福洋溢在脸上。

    天气突然变冷,老人走出房间,看着外面地上的扫帚,抬头看了看天空,突然下起了小雪,,老人感叹道:“下雪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来到白邪墓地,看着司吟躺在地上,老人不停的感慨,用他那老身子骨,为司吟挖了一个墓,与白邪挨在一起,把司吟厚葬了。

    这时大雪纷飞,大雪盖住了墓碑上的铃铛,只露出一小部分闪闪发亮,也许是这亮光吸引了一人。

    他走到墓前,用手除去墓碑上的厚雪,完整的铃铛显露出来,铃铛被他拿走。

    大雪停了,墓地上的脚印还在,一眼望去,雪白白的一片,之后不知什么人在人间流传铃铛的故事。

    其中便有一句话:铃铛咽,美人泪。
󰃡
󰆣